追蹤
~Ö~ 綠精靈の山戀手記
關於部落格
穿梭繽紛自然天地間,靜心尋找一份深藏心靈原始的悸動
  • 12289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加羅湖印象


(↑原始蔥鬱的加納富溪,流水潺潺,瀑如絹絲,即將探訪的加羅湖可是她的源頭)

探尋在山霧與綠光之間所交疊的森林

循著四季林道朝向更荒深的原始前行,在涉過清淺的加納富溪之後,眼光頓時被駐守在登山口的紅檜巨木給擄獲,抬頭仰望,粗壯的巨幹攀附著繁盛的寄生植物虯髯參差,生氣蓬勃,傲然挺拔的姿態顯露出一副不問世事冷暖的沉穩模樣,逕自孤零零的迎送來往山客,鄰近於腳下,任誰也不免心生謙卑。

(↑雄立在登山口的紅檜巨木則是探尋加羅湖的起始點)

暫別巨木,帶著此趟山旅精采的起始印象繼續探向未知的路程。
踏進盤根錯結的濕滑山徑,踩過腐朽的枯枝,雖是冬日,森林卻猶是綠意盎然,滿富生機,清新的空氣中遊蕩著豐富的芬多精離子,搭著若有似無的腐木氣味流淌在鼻息間,探險的野性細胞霎時被一一喚醒,縱使一路不斷得陡上,仍教人感到神清氣爽。

(↑荒深的林蔭下有著讓人痛心的是那棵棵遭砍伐後所遺留下的檜木屍首,默默訴說著人類的貪婪無情)

浸沐幽靜的林蔭下,高低伸張的枝幹纏滿黃綠色菘蘿飽含著水氣,腳下泥土鬆軟而潮濕,大大小小的水漥泥灘示意著昨夜冬雨才剛走過的訊息,泥地上,雖尋不著雨的足跡,然而,滿是泥濘的山徑卻逐一烙上我探訪的踉蹌腳印,深深淺淺,凌亂不堪,偏偏這不正是探索台灣原生自然之美最有味道的過程之一嗎?戀山的我,讓自己放心享受著這片森林的懷抱。唯讓人痛心的是林下棵棵遭砍伐後所遺留的檜木屍首,從旁走過,耳畔間彷彿仍可依稀聽見當年巨木在陸續仆倒前的聲聲哀嚎及轟然倒地的震天聲響,不覺惆然。


(↑踩過腐朽的枯枝,踏進盤根錯結的濕滑山徑,雖是冬日,森林猶是綠意盎然,滿富生機)


(↑掌葉黃連的素潔小白花,著生在林下紅檜樹幹上特別搶眼)

午后的斜陽常隨著山霧的飄飛游移而忽隱忽現,交替之間彷若兩者正玩著捉迷藏似的,於是,林間光線不停得隨霧氣的濃薄聚散而讓森林呈現出如舞台轉換光景般的明暗變化,若一個不小心給相互觸及了,瞬間乍現的散射光芒則猶如能啟迪心靈的神采天光,直教人屏息驚呼,即便場景迅速消散,但短暫的視覺饗宴卻已透過雙眼在心靈深處留下了一份滿滿的悸動。

是夢境中嚮往的簾幕被揭開了吧!蔥鬱原始的氣息和著山霧缥邈的靈性,這可是森林最絕美的一面。

(↑瞬間乍現的散射光芒則猶如能啟迪心靈的神采天光,直教人屏息驚呼)

尋夢在朦朧與清晰之間所變換的湖畔


結束陡上的山徑之後,離開濕潤的森林,周圍環境轉而被芒草箭竹、枯木所取代的蕭瑟景象,在漫天幽白霧氣的烘托之下,空氣間清晰擴散著一股此地曾遭祝融拜訪過的蒼茫淒情。渺小的身軀陷在這片五里迷濛的渾沌裡,也只能小心狼狽的跳行在滿佈泥濘,芒草掩蔽的步道上,以便讓探尋的觸角能朝向更原始的方向延伸。

霧茫中,陸續一一揭開了撤退池豪邁池偉蛋池,再不久,透過朦朧的視線內心頓時湧上一份微漾的驚喜。看,那前方被白霧籠罩下有著平坦草地所圍繞的,該就是加羅湖吧!

(↑在一片迷濛山霧中的加羅湖及偉蛋池,和附近歷經森林火災過後的成片枯木林)

等一切餐、宿妥善後,期待著,盼濃霧的面紗能盡快掀開,而此時,靜,卻輕輕撥開了白茫茫的山霧一角,沾染了一身的水氣,無聲無息得溜達到冬夜的湖畔來了。今晚,連蛙鳴蟲吟,全都給禁聲了。

直到臨睡前,籠罩的霧氣隨著夜深而更加濃厚,濕潤的空氣凝聚了接近冰點的沁涼,面對始終看不見的彼岸,加羅湖所給予的第一印象儼然是一位閉目在山野間的神秘隱者,在寧靜的陪伴下,始終默然不語。


帶著希望隔日能霧開見日的期盼下,沉沉得睡去。
經過一夜的冷凝沉靜,清晨天微亮,就趕忙起身拉開外帳的拉鍊,只見凝結於帳棚外的冰珠喀啦喀啦掉落在赤裸的手背上,一股凍入心扉的寒氣也順勢襲來。顧不得冷,引首向外一探,愁霧依舊留連在湖畔周圍捨不得離去,草地歷經一夜的冰凍,鋪上一層淡淡白霜,湖水邊緣也結上了薄冰。

(↑加羅湖晨景淨影如碧,倒映週邊的天光山色,好不清晰。帳棚冰霜,結冰湖面及湖畔邊潮潤的苔蘚)


待天色破曉,暖陽的腳步慢慢趨近,冰凍的空氣逐漸緩緩升溫,當朝陽悄悄的溜上湖東那排森林的樹梢,當溫煦的晨光毫無聲響的灑落在湖畔枯黃的草地上,才發覺原本罩覆一夜濃稠的水霧早已消失無蹤,湖水邊所凝結的薄冰又一點一滴化回成柔軟的水,悄然的回歸湖中,換現在眼前的景致,是若鏡潔明的湖面氲含著一層冉冉輕煙盈柔飄移,淡薄的輕煙是蒸騰的水氣正隨著溫度微風的撥弄,嫚妙起舞在澄淨的湖面上,時而俯身輕吻著湖水,時而又挺身曼波娜步,畫面翩然而舒緩,如入幻境。另一邊,經陽光照射在湖面上的潾潾金光早已破不及待的閃耀成一片波光瀲艷,絢麗生輝,著生湖畔的潮潤苔蘚也隨之鮮活了起來,只是,在冬季的湖緣少了水毛花翠綠的點綴,仍是失了那麼點味道。

(↑若鏡潔明的湖面氲含著一層冉冉輕煙盈柔飄移,畫面翩然而舒緩,宛如幻境)



轉個角度,原本暗綠平靜的清澈水面上則倒影著那湖坡邊緣成排的疏落枯林與蒼翠樹影,襯托在湛藍色的天光之下,清晰呈現出自然演替中欣欣向榮的綠意生機。


(↑曾遭烈火焚身過的白枯木仍堅持挺著僵殘的身軀,昂首問天)


(↑加羅湖群曾於88年發生過一場山林大火,歷經時間的沉澱,遭火紋身過的白枯木林至今依然成片)

原來,遺世的加羅湖有著兩樣風情,昨兒是嵐煙飄邈,神秘羞赧,今晨卻淨影如碧,美艷大方,而這晨起的印象全是透過陽光巧手的上色,才讓加羅湖換上一身藍綠鮮明的自然彩衣。坐臥湖邊的綠絨毯上,靜心瀏賞在這片恬靜的湖光山色之中會有種想朗讀一首詩,或是欣唱一首歌的衝動,好讓優美的平仄聲調或跳耀的高低音符能適切的寫入這處可編織美夢的山林野地。

朦朧的來訪,澄淨的離開,積存於心弦的塵俗紛擾彷彿都已隨著山霧消散無蹤。我想,即使加羅湖群沒有愛美仙女不小心掉落鏡子摔破於此的美麗傳說,也將會是絕世脫塵。忽然,想到自然作家游乾桂曾說:「出塵的人是僧侶,守著紅塵的人是貪婪客,而我們都是遊子,遊走在俗事邊緣。
是啊!至少活在當下之時,慶幸自己還算是個遊子,能遊走在出塵和守塵之間,足矣。
 

註:加羅湖群因緊鄰加羅山(標高2320M,三等三角點NO.6224)而得名,目前共計被找出的有18個之多,其中最大為加羅湖,海拔高2242公尺。據調查此區地質疑似為歷經冰河時期後所遺留下來的泥炭沼澤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