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Ö~ 綠精靈の山戀手記
關於部落格
穿梭繽紛自然天地間,靜心尋找一份深藏心靈原始的悸動
  • 123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跨年擁抱O聖的天空(上)

96/12/29(六)  七卡山莊→雪山東峰→369山莊→黑森林→雪北叉路口→雪北山屋

七卡啟程
出發的第一天傍晚在雪山檢查哨整裝準備踏上
O聖這一趟已知與未知之間所相互交疊的山野旅程之前,「素密達」「品田」這兩關驚險斷崖早令內心隱隱懷著七分好奇及三分不安的情緒,出發當天又聽聞氣象局所發出強烈大陸冷氣團竟然選在我們即將通過這兩處斷崖的前一天來襲,而且還特別強調是入冬以來最強的,更增加心底蘊量起將要面臨重大挑戰的備戰狀態。

三個人手忙腳亂的整理到到天色暗沉時,才背起重裝向今晚的住宿地前進,我回頭問:「幾點啦!」才發現三個人竟然都沒戴錶,不禁會心一笑,原來,沒有時間的登山,是一份對旅程的自信與自在,彷彿我們都很有默契的想要逃離山下的許多煩事喧擾,藉此利用這幾天好將繁雜已久的心緒全心投入聖稜的精彩懷抱。

黝黑的夜空,我們頂著巨大獵戶座的陪伴之下摸黑上至熟悉的七卡山莊,門窗尚透出著微光,黑夜的深山,常常只要一點點的燭光就能帶給山旅者一份溫暖安心。輕推門入內,大半的山友早都已窩進暖暖的睡袋裡歇息,唯剩屋後廚房仍傳來幾許輕語談笑聲寥寥散擴在這冰涼的空氣中。

一夜好眠,隔天清晨,戴上不怎麼亮的頭燈冒著凌晨寒風悽悽,搭著急促的喘息聲逐漸離開七卡,順著霜重冰冷的山徑而上,神秘的夜隨著逐步上攀之時,慢慢退去深黑色的外衣,在之字坡,眼見北一段山稜上方烏黑的雲層逐漸染上一抹漸層的橙紅色,待朝陽刺眼的光輝自山鞍間射散開來的時候,我們不約而同都停足朝東迎接旭日初昇,剎那間萬丈光芒暖和了山徑,也滋潤著我們追尋山野前的繁雜心靈,箭竹葉上冷凝的冰晶在承接了晨曦的光線後,紛紛呈現出晶瑩剔透的光采,冰清玉潤。

(出發第一天的上午是藍天為伴,白雲悠悠的優美晴天,和煦的陽光一路直陪我們至369山莊)

黑森林
在369山莊草草用過中餐,與朋友順歌道別之後,繼續朝向「雪北山屋」趕路。
綿白的雲襯著蔚藍的天一路相伴至此,陽光在冬天的高山上總是感覺會特別的可愛。然而,走進黑森林之後卻瞬間降溫在陰涼中,步道上前一波寒流所留下的殘雪還零散鋪陳在岩石塊上及冷杉腳根邊,越往深處挺進,醒目的白越是將黑森林提點的更亮,一步一步踩著殘雪往上登,路徑上盡是或大或小的倒木橫陳,窒礙難行,也似乎正慢慢證實方才順哥跟保育志工好心提醒我們雪況情形及未帶冰斧最好不要冒險過去的叮嚀話語,於心間稍作衡量,在揹有四人帳的依恃下還是決定讓冒險的心繼續加溫。

(走進雪山黑森林深處,上一波寒流所帶來的綿綿白雪仍殘留在林間陰涼處)


(在黑森林裡一路上倒木橫陳,窒礙難行,常需用跨的或用鑽的才能辛苦通過)

這並不是第一次拜訪舖有白雪的黑森林,不同的是,這一次是探索黑森林直登雪北的「水管路」,同屬一片冷杉森林,因此呈現出相似的場景及畫面,不經意間常能勾勒出數年前第一次腳著冰爪踩踏在雪深及膝的黑森林裡,被週邊光影交錯的自然之美所激發出的陣陣驚喜與感動的心情。(參考相簿)


幽靜,一直是雪山黑森林給我最直接的感觸,置身林間,倘若暫且停下腳步,可連自己輕微的呼吸聲都能清晰聽見,空靈絕世的境界,毋須盤腿閉眼,彷彿想跟自己的心靈作一場對話必定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抬頭仰望,一棵棵筆直冷杉高聳衝天,層疊林立,破空處,藍天為伴,白雲悠悠,即使步道上倒木橫陳或是不停陡上,仍能讓心情感到愜意舒暢。

(穿出森林後還是得沿著碎石乾溝坡繼續陡上,直到上攀至雪北三叉路口才終告結束這段長陡坡)

狂風寒霧
陡上,陡上,穿出森林後還是得沿著碎石乾溝坡繼續陡上,直到上攀至雪北三叉路口的稜線處才終告結束這一長段的陡上坡,於此同時,暴露在稜線上的身軀不得不開始承受陣陣翻稜吹掠的強風,原本陪伴一早還教人愉悅的藍天及溫煦的冬陽不知何時早已消失無蹤,連原本柔綿親切的朵朵白雲也瞬間變了臉似的轉為濃稠而沉鬱的團團烏黑,經受強風的鼓轍下,開始對我們顯露出凶惡的表情。

(你們看,真的很陡吧!)

這條通往雪北山屋既殘破又漫長的稜線上,不停得起起又伏伏,身子冒著將近十級的冰凍寒風埋頭往前趕路,風聲陣陣襲過耳旁,一路狂嘯個不停,濃重的喘息聲及堅硬冰爪刺進冰雪面的腳步聲硬是被強風給徹底掩蓋,不忍心在如此惡劣的天候下離跟在身後的妳們太遠,只得不時的停下腳步往回望,非等到妳們從漫天寒霧中走出接上了速度才能放心的繼續前進。

這一路狂風、寒霧,不停製造著邁步前進的困難,遮蔽了前方的路徑,踩在腳下逐漸深厚的冰雪面開始拖慢速度,行經稜線斷崖側,望向濃霧下看不見的深淵,彷彿此時具有如磁鐵般的吸引力,又面對無預警而來的瞬間強風吹刮,必需使出抗拒的反向力才能走上下一步,跨出的每一步都還得小心站穩立足點,確定謹慎踩緊冰雪面後才敢再繼續邁出下一步。尤其那如利刃般的寒風,讓暴露在外的雙頰很快就失去了知覺,讓半瞇的雙眼逼出了淚水,冰雪粒隨強風胡亂飛掠,打在臉上是惹來點點刺痛,鼻水則如被扭開的水龍頭般止也止不住,包覆住下半部臉頰的頭巾攪和著鼻水和呼吸的水氣,一會兒之間就被整個濡濕結冰,在避風處停下稍作歇息時,在彼此對望之下才知連睫毛及暴露在帽緣外的頭髮都能結成霧淞現象,頗為奇特,每一次歇息皆無法停歇太久,因為「風寒效應」所致,身體一不動很快就會發冷,連男生都走的辛苦了,更何況是妳們女兒身。

這一天,歷經天氣的驟變,從清晨五點自七卡山莊出發開始,直到下午四點半才總算看見四周被高大玉山圓柏所圍繞的美麗雪北山屋紅色屋頂。


96/12/29(六) 雪北山屋→雪山北峰→素密達山屋


睡了一夜冰凍的雪北山屋(室內溫度零下四度),可能因為太累而能順利入眠。
清晨起床,在敲冰塊取水煮食後,我們恢復精神煥發的模樣,抱著一副仍不畏冷鋒惡劣的堅持繼續朝向雪山北峰及素密達山屋前進。


(玉山杜鵑的堅韌綠葉仍勇敢的忍受風霜冰凍)


(↑穿出圓柏林再次躍上稜線,抬頭仰望,我知道殘酷的狂風寒霧仍張著血盆大口等著我們自投羅網)


(寒霧中持續朝雪山北峰向前挺進)


(遭霧淞冰封成冰雪珊瑚樣)


(↑迎向元旦最強的大陸冷氣團,不畏風寒,我們往下一個住宿點素密達山屋挺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