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Ö~ 綠精靈の山戀手記
關於部落格
穿梭繽紛自然天地間,靜心尋找一份深藏心靈原始的悸動
  • 12289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揭探未完成之憾-中央尖山(二)

=============================================================================================
96/07/29
雲稜山莊→木杆鞍部→南湖溪山屋→2712峰→香菇寮→中央尖溪→中央尖溪山屋


依舊是暖陽普照的清晨,透過新雲稜山屋後方儲水桶的北向視野,可清楚望見尖峭聳立如其名的中央尖山。

堂堂不可置信的說:你確定我們要走到那裡?
是的~」我和妹妹點頭應著。
哇靠~拜託~那現在撤退還來得及嗎?」堂堂瞪大眼睛半開玩笑的繼續望著我們的目標。
還不承認上賊船了嗎?嘿嘿~當然不行。

收拾裝備,堂堂發現昨晚摸黑拿出來防箭竹雨水的藍色綁腿卻不翼而飛了。
機車勒~連綁腿都偷~
真的是不見了,因為昨晚和他一起脫登山鞋爬上上舖,還親眼看見他把綁腿直接蓋在登山鞋上。
唉~只能嘆山賊難防了。
我們是
最後離開雲稜山莊的一隊,我把前門及後門都扣上後才出發,經過山莊旁一堆乾柴燃燒過的灰燼,不由得想起今年冬末春初的三月與夥伴來至南湖雪攀的印象。那一晚,入夜後的溫度讓雲稜山莊如冷藏庫冰凍,蓋山屋公廁的原住民朋友在屋外空曠處升起一團暖暖的火堆,就是這個位置我們圍坐取暖,互相分享心情,聲聲笑語,淡淡的迴繞在深山寂靜的夜裡,久久不散...。
(透過新雲稜山屋後方儲水桶的北向視野,可清楚望見尖峭聳立如其名的中央尖山)

改變了行程,從木杆鞍部開始下切,就是一條我從未涉獵的旅途。
隨著陡下,耳邊隱約早已經可以透過腦海的想像而聽得見南湖溪中央尖溪的潺潺水聲,未知的路程雖然讓心情有所忐忑不安,然而,原始的呼喚卻有一股抑制不住的興奮。在濕滑的溪溝路謹慎下切,除了得穩住腳步,卻還得防著該死的咬人貓虎視眈眈的等著我們,果然,三個人分別輪流中標,慘叫連連。不久,下抵至南湖溪,清澈奔流的溪谷襯著兩岸碧綠蒼蒼,晨光將澄凈的水面撥弄出刺眼金芒,潾潾閃耀著,朝氣活潑的模樣揮發出青春年少的動感,山羌,在不見影的溪彎處不停吼吠著,原始野性,讓身處溪畔的我真想暫且放下背包大肆戲水一番。

忍住了這股衝動,涉過溪後進入溪畔疏林,南湖溪山屋破舊的身軀蹲伏在幽暗林下,微微透出一絲詭譎氣息,頹傾的木板牆腐朽洞空,搖搖欲墜,屋頂靠帆布覆蓋才得以勉強延續遮風避雨的功能,充滿歷史註記的留言,密密麻麻寫滿屋子內外牆,此番殘破的畫面與氛圍,不自覺得勾起腦海裡曾聽聞過的幾則靈異傳說。不過,若是撇開這些不談,此處海拔高度適中,且緊臨南湖溪畔,環境極為清幽,頗有遺世獨立的味道,可說是個絕佳的住宿點。
(↑綠意蒼蒼的南湖溪充滿豪放的姿態,南湖溪山屋的幽靜可說是個絕佳的住宿點)

今天,需要要挑戰的是從山屋開始翻越2712峰,再接續水路溯行中央尖溪至中央尖溪山屋。
甫踏上需陡上700的森林山徑不久,雙腳與地心引力的拉扯逐漸迫使汗水自額頭和身體不停得滲出,終於苦登過陡上後,又得面對陡下700,這段對海拔高度的攀升一點幫助都沒有的山路卻得耗費四個多小時,歷經好幾次的跌坐歇息才總算得以抵達充滿原始氣味的中央尖溪畔,也就是說,後天回來還是要再一次的上下七百,哭~。而此時,夏季午後雷陣雨果然又如預期般傾洩而下,趕忙卸背包穿雨衣捲褲管,順便換上涼鞋好應付接下來的水路。
什麼?你沒帶涼鞋?」我看著堂堂不可置信的問。
不會吧!那你要靠你的拖鞋溯中央尖溪了勒~
這也不能怪他了,畢竟他實在太久沒登山了,光看他這一次竟然是拿一支7-11牌的長雨傘當登山杖就可以知道了。


(↑走吧!歷經過艱苦的山路,我們穿上雨衣捲起褲管換上涼鞋,開始接下來的溯溪路。堂堂攝)

雖然正值夏季,但是冒著雨在海拔兩千多公尺的高度,溪水的溫度還是足以讓雙腳發麻,忽左忽右朝向上游溯行,中央尖溪溪谷的景色在午後雨下,始終深深淺淺的被蒙上一層薄霧,場景隨著前進的腳步而逐一漫漾開來,中央地帶原始神秘的面紗在越往上游挺進,越是深不可測,冰冷的水溫,時時提醒著腳下的謹慎算是唯一最直接的觸覺。歷經過幾次高繞再下切,無不一再消磨著我們的鬥志,尤其妹妹面對這種溪谷高低變換的地形,跟我與堂堂相比,他顯得吃力不少。
於是,他開始只要碰到落差大的地方就皺起眉頭忿忿的唸著:馬的,欺負腿短的。
不久,又聽到他的聲音在遠遠的身後冒出:「怎麼又是欺負腿短的地形。
沒錯,很多高低地形堂堂憑著腳長,常一跨就過了,這點確實讓我們羨慕不已。
(↑面對高低起伏頻繁的溯溪路,對於妹妹來說確實比較吃力,所以只能一路罵著:欺負腿短的地形...。)

溯呀溯的!中央尖溪在山谷裡仍不停的向前延伸,眼看接近傍晚了,山雨才逐漸停歇,而下半身早已經可感覺濕到裡面啦!盼呀盼的!溪谷越加昏暗,雙腳或許已經適應水溫或是早已麻木,才來到一處河谷轉彎處。妹妹一看,突然眼睛一亮說:對了對了,這個彎過了不久就到山屋了。
最好是啦!不然真的快摸黑了」我喘著氣有點不置可否的回應,內心當然希望他說的是真的。
(充滿神秘原始氣息的中央尖溪一景,我們在雨中不停的向上游溯行,看來這幾天都犯水了。堂堂攝)

我和妹妹遺漏中央尖山的狀況不同,妹妹是走北一段在抵達中央尖溪山屋時,卻因膝蓋痛而放棄上中央尖山,而我則是上了好幾次南湖圈谷,再從圈谷放射性的撿山頭,所以獨漏中央尖山,因此,他憑著多年前有走過的印象,還可以稍微認出一些地方來。只不過,這個彎卻不好過,一條是沿著右側崩壁走,但是卻有失足滑落溪水的危險,一條卻是得先跳到左岸下方,卸背包後再爬升約半層樓高的大石頭繞上去。我們選擇後者,努力折騰一番才過了這困難的地形,一過彎不久,正如妹妹所言,看見中央尖溪山屋了。
(妹妹(中)怎麼變得比我高,不會吧!原來秘密在他的腳下。正因為如此,這條溯溪路他走的比我們吃力許多)


(↑充滿歷史氣味的老舊山屋,頹傾的門上寫著想避"ㄚ飄"的文字。堂堂攝)

今晚,我們與七、八位年輕的山友同住,雙方彼此都很靦腆而沒多做交談,這是在山裡很少有的狀況。草草用了晚餐後一起圍坐在傾斜的木板床上小酌一番,並檢視一天的傷痕戰果:有割傷,有擦傷還有撞傷跟咬傷(咬人貓),收穫還算豐富。
臨睡前,聽聞這間山屋鼠輩橫行,我叮嚀務必把食物收拾打包好。果然,才窩進睡袋不久,鼠輩還真傾巢而出開起同樂會了。
(山屋夜晚鼠輩橫行,正因如此我和妹妹才得以好眠,因為堂堂被吵到起來拍老鼠,所以沒開卡車吵人了。堂堂攝)

也好,這一晚,還真有幸拜這群老鼠所賜,我和妹妹才得以好眠。為什麼?因為天亮堂堂說:「氣死了,昨晚那些老鼠真是囂張,還會表演特技走繩索,吵的我一晚沒什麼睡。
我們一聽,妹妹帶著滿足的笑意:「哈哈~難怪昨晚你沒有開大卡車了,真好,不然昨天在雲稜山莊被你開了一夜的大卡車吵了一整晚。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