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Ö~ 綠精靈の山戀手記
關於部落格
穿梭繽紛自然天地間,靜心尋找一份深藏心靈原始的悸動
  • 12289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揭探未完成之憾-中央尖山(一)

96/07/28
林道登山口→6.7K登山口→松風嶺→中繼站金屬小屋→多加屯山水利三角點木杆鞍部→雲稜山莊


好吧!承認自己開山路已經算夠快了,這一次坐上堂堂新買的
CRV-3裡,才發現他比我更不要命。已過午夜的山路上,每一次過彎,輪胎在座位下發出「吱吱」尖叫聲,劃破黑夜山路的神秘,雙手只能拼命拉緊車門及椅背,口中默唸著一遍又一遍「男吳窩咪駝佛」,雖是臨時抱佛腳,但我相信我很虔誠。
身體隨著車身搖晃到東倒西歪,意識清楚感覺到體內的五腑六臟上下左右晃動,幾個彎而已,似乎全都在體內移了位。
(以往同在聯合四海登山社的老同學堂堂(右)與老山友妹妹(左),在歷經畢業多年後,再次一起相約上山)

妹妹半帶苦笑表情,ㄍ一ㄥ著身子故作鎮定的警告說:「ㄟ...我們都還沒娶耶~你不想活,我們可不要陪呀!

「...新車耶~萬一肚子裡面的東西要出來怎麼辦
豈之,堂堂繼續轉動著方向盤,正經八百的回答:「沒關係,車上有準備塑膠袋
…...」我和妹妹頓時啞口無言,只能各自保命,繼續苦撐。想睡覺補眠,只能說:不可能。
就這樣,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坐雲霄飛車到登山口的。

夏日朝陽,很殘忍的照射進車窗內催促著起床,等到勝光派出所開門,辦妥入山證後,八點半才開始整裝踏入熟悉的710林道。每一次的前來,都清楚的知道想親近南湖這塊美麗殿堂的淨土,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至少,要抱著認真的心來走向她的懷抱,才能讓心靈有所體會與收穫。
林道的緩坡算是入門前的暖身,也順便可讓我們多年未見的友情笑語,散擴在這一段6.7K的自然山徑上。

(↑堂堂攝:林道算是入門前的暖身,也順便可讓我們多年未見的友情笑語,散擴在這一段6.7K的自然山徑上)

夏季的陽光,在上午時分總愛張開燦爛的笑靨,任紫外線毒辣的不放過任何一點縫隙刺向每一吋肌膚,一過午,馬上就換了張愁容,讓雲霧陰鬱的徘徊林間,甚至喚淚雨下。果然,就在剛抵達松風嶺,標準的夏季午後雷陣雨就滴穿過二葉松樹縫,落在臉頰,我們只得趕快加快腳步趕到無線電中繼站金屬小屋內躲雨。

對於臨時行程變通,在面臨飲水不足的情況下,決定拿鍋子盛接雨水。三個人擠在金屬小屋內,繼續前進或不前進成了我們的掙扎,索性先睡一覺再說,畢竟昨晚沒睡幾個小時,頭部還在暈眩當中,五腑六臟也似乎還沒完全歸位完成。與妹妹同窩一個睡袋,徹耳聽著細雨拍打屋頂的聲音,伴隨著堂堂的鼾聲時起時停,在山上,睡眠是我的障礙,只能任憑思緒東飛西竄。

回想剛在
6.7K登山口,竟喝了有生以來第一杯用寶礦力水泡的咖啡,這全都要敗堂堂所賜。
因為懶得取水,在我詢問還有沒有水時,他從背包拿出一瓶寶特瓶裝水,煮開後,他自己泡麵吃得很開心,沒啥怪味,但是,想享受午後悠哉情調的我和妹妹選擇泡咖啡,可就完全破壞原味了。喝第一口,那入喉的味道還真是形容不出的怪,我一度以為是我的三合一包過期了,再喝第二口,才發現怎麼有點像運動飲料的味道,這真是讓我和妹妹哭笑不得。搞清楚後,捧著
保礦力咖啡」,幾番掙扎之下,還是硬著頭皮喝了。
(在這間僅可窩3-5人的無線電中繼站金屬山屋,我們為了躲雨,卻躲到在裡面濕淋淋)

天色漸暗,雨聲漸緩,我趕忙起身準備炊煮,忙弄得聲音,也將他們喚醒。穿好鞋,把妹妹擺置承接老半天的雨水端進屋內,髒污的雜質在清水裡悠哉的旋舞著,想過濾,卻發現平時放包包的過濾棉沒帶,原來是去年走能安縱走時,已在台灣池營地和白石池用完了,於是妹妹想到用面紙,就這樣,三人分工合作,我和堂堂雙手四角攤開面紙,妹妹負責倒水,小心翼翼的經過漫長的時間,在面紙還沒破之前,珍貴的半鍋水在我們分工合作之下,一點一滴過濾完成,一陣歡呼,我們看著這得來不易的半鍋水,備感珍惜與滿足。
我開心得將爐頭點上火,拿起這鍋水放上爐架上,一不小心竟打翻了。
頓時,歡呼聲之後接著變成慘烈的哀嚎聲。
啊~趕快趕快,完蛋了,白忙了
我迅速抓起翻倒的鍋子,本來好不容易得來的半鍋水,現在應該只救回四分之一鍋。
啊~~
睡袋,濕了濕了,趕快拿開這是另外一聲慘叫。
啊~我的睡墊睡墊,趕快拿起來…
快一點快一點,保暖衣啦!水流過去了~還有背包背包....」這又是另外發出的幾聲慘叫。
我滿臉愧疚的接受妹妹和堂堂的聲聲慘叫與責備,三個人手忙腳亂的收拾殘局,眼見整間小小的金屬山屋地板已快被「濾到很乾淨」的水給淹了,躲雨竟然也可以躲到比躲雨還濕,只能忍痛得拿起頭巾、毛巾擦地板吸水,免得到處氾濫,才可以挽救這場由我「一手」所造成的災害。
好了,三個人望著剩下的一點點水…。
唉~我們好不容易收集到的水…
哇~還是辛苦過濾乾淨的水,現在竟然變成擦地板的水…
嗚~別再唸了啦!
還有~我的頭巾!」堂堂拿著濕淋淋的頭巾,一副想把我砍了的難過樣。
帥帥的頭巾成了擦地板的抹布,我絕對可以理解你傷痛的心情。
哀怨的拿出麵條用剩下的水煮,可能會湯麵變乾麵吧!大家忍著點,是我,都是我的錯,這比中午發生的「
保礦力咖啡」還要烏龍,我知道…。

於是,折騰到快六點半,我們才狼狽的離開中繼站金屬山屋。
箭竹在經過雨水的澆淋,成了在黑夜趕路下的一大障礙,加上山徑泥濘濕滑,點亮頭燈摸黑的趕到雲稜山莊,已是八點半。煮個熱水去去寒,商討著繼續按原定行程向南湖圈谷前進,或是直接下木杆鞍部單攻中央尖山,直到睡前,仍是拿不定主義。因為我們都想拍照,即使我和妹妹來過了,仍會捨不得錯過南湖之美,唯獨剩堂堂沒走過。但是,卻也想上中央尖,畢竟我和妹妹北一段的山頭就是遺漏了她,而她的名氣,是如此的吸引著我們想一探究竟,所以不管走哪條路線,對堂堂來說都無所謂,但是,我和妹妹卻得取捨。

窩進睡袋,仍思索著兩難。
是的,若按照以往登山的心態,追求百岳的迷思,今天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我知道原因乃是在於我們都因登山而愛上攝影,迷戀高山美景的因素,百岳對我們來說,已不是那麼絕對了。盤算著行程,想到第一天就搞出這麼多的烏龍戲碼,加上天氣因素,重新安排一下,為了不想冒雨趕路,也許,我們是該專心的朝中央尖山前進。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